083

    第83章

    田宁回到宿舍一切照旧,薛琳看向她的目光总是充满愧疚。

    “薛琳,我讨厌你这样看着我,让我心里很不舒服,我已经说过那件事又不是你设计的,是有坏人,坏人也不是冲我来的,是冲我们俩,我没说怪你,你这样看着我,是想让我反过来安慰你吗?”

    薛琳难掩惊讶的摇头,脸上火辣辣的:“不是的,我就是心里过意不去。”

    田宁摊手:“可你这个表现分明是在提醒我那天发生过的事情。”

    “对不起,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那先谢谢你了。”

    薛琳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姜淑玉将她的神情看在眼里,转身出了宿舍小声嘀咕:“脸上装的不可一世,背地里天天讨好田宁,凭什么反过来让我讨好你呢?”

    她在本宿舍没什么玩得好的,在走廊上站了一会儿去另一个宿舍,找老乡玩。

    “我们宿舍的人可讨厌了,一堆大小姐,还有个农村来的也装大小姐,真是讨厌死了。”

    老乡随口说:“那你可以搬到我们宿舍来啊,我们宿舍还有个空床位呢。”

    姜淑玉又摇头:“不行,太挤了,我们那边只住六个人,比这里宽敞呢。”

    “对了,你们宿舍那个是不是大才子韦逸的女朋友,她人怎么样?大才子马上就要毕业了,以后就见不到他了。”

    姜淑玉撇撇嘴:“也不怎么样,你们还不知道吧,之前她去电影院看电影,碰到小流氓骚扰了,我可真庆幸我没去。”

    “是吗?”

    “快给我们说说是怎么回事?”

    姜淑玉有些后悔嘴一秃噜说出这件事,可又一想,知道的人多着呢,说出去又能怎么样?

    “我也不是太清楚,她中途从电影院出来,走小胡同碰见俩二流子,后来被人救了,二流子跑了。”

    “噫,那还好啊。”

    几个女生都好奇不已想要接着往下问,可又不好意思。

    “人没事吧?我那天看她还好好的?”

    “那当然没事了,要是出事,估计得休学了。”

    “哇,那还有可能分手啊,我这几天都没看见她和韦逸走在一起了。”

    姜淑玉听她们说的离谱,心里觉得痛快,等人问起事情真相又故作高深的不回答,其实她还想添油加醋将田宁说出去,可想起田宁冷冰冰的样子,心里发怵,再者,提薛琳不提田宁,那薛琳肯定以为这谣言是田宁散播出去的。

    姜淑玉中间也提了田宁以及当天去看电影的成员,但田宁学习好也仅限外语系出名,女生们大多对大才子女朋友薛琳更感兴趣!

    “对了,这件事要保密啊,不能对人家说,要不然多尴尬啊。”

    “知道,知道!”

    没过两天,吴敏和鲁鑫从外面回来都面色怪异,偶尔看向薛琳的眼神欲言又止,薛琳没有察觉,也没人敢问到她面前来,都是暗地里打量她。

    好在薛琳被人看习惯了,从她成为韦逸女朋友,这样的目光就没少过。

    田宁和刘阳以及丁慧珊也陆续听到了谣言,此时已经愈演愈烈,从碰见小流氓演变成为薛琳被小流氓侮辱了。

    “到底是谁差传出去的?”

    薛琳知道之后脸色铁青,直接在寝室里砸了她的玻璃杯子,碎片溅了一地。

    “这些贱人!”

    她骂的咬牙切齿。

    众人都是一惊,薛琳平时斯斯文文,怎么骂人这么难听?不过这谣言传的太过分了!

    薛琳在宿舍里看了一圈,最后将目光集中在姜淑玉身上,一个箭步上前甩给她一耳光:“是你!咱们宿舍数你嘴最碎!”

    姜淑玉原本心虚着呢,被薛琳这一打,也不管不顾的和她厮打起来。

    “你凭什么说是我,谣言只说你不说田宁,那对她是有利的,为什么不是她传的?”

    田宁闻言冷笑:“姜淑玉,我不管谣言是不是你传的,但你要是胡乱攀扯我,那我也不是好惹的!”

    姜淑玉到底怕得罪两个人,在刘阳三人来劝架的时候顺势躲到她们后面去。

    薛琳仍旧怒火中烧,她洁白无瑕的名声,怎么能让这个贱人随意污蔑?

    “姜淑玉,你给我等着的!”

    “怎么着?你还能杀了我不成?”

    薛琳被惹恼,又要打过来,这边宿舍里的动静惊动了别的宿舍,有来劝架看热闹的,也有去找宿管的,半小时后,这件事被通报给了辅导员。

    六人站在辅导员办公室挨训,闹事的俩人写检讨书。

    离开办公室,薛琳直接出校回家去了。

    刘阳忧心忡忡的问:“她不会回家告状去吧?”

    薛琳是本地人,家世不俗,如果因此要跟她们宿舍人算账,那岂不是有麻烦?

    田宁望着她的背影,嗤笑反问:“当时出事的时候她不愿意报警怕被她妈知道,现在反倒愿意告诉家里人了?”

    “哎……”

    在众人眼里,传播这个谣言的带头人是姜淑玉无疑了。

    “也真是的。”

    姜淑玉惴惴不安的等了两天,薛琳从家里回来又平淡如水了,同住一层楼的班级都被辅导员警告,不准散播谣言。

    这件事似乎平息了下去。

    但男生宿舍那边也在议论,薛琳平时是个冰山冷美人,此时有一种被拉下神坛的感觉,甚至还有人问韦逸。

    “你女朋友都遇见小流氓了,你们俩还不分手吗?”

    韦逸莫名其妙:“你这是说的什么话?请你放尊重点!”

    问话的人吊儿郎当,叫罗风,他不理韦逸的坚决,挤眉弄眼的问:“你该不会是打算骑驴找马吧?还是说你们……那啥了?”

    韦逸不胜其烦,直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自己心里清楚!”

    罗风撇撇嘴,冷嘲热讽的说:“你还真是痴情啊!”

    “关你什么事?”

    罗风哼了一声,不再谈论此事,过了一会儿韦逸和谭恺勾肩搭背的去了厕所,也端着洗衣盆去了水房。

    韦逸忍不住抱怨:“这次为了帮你,我真是亏大了。”

    好好的女朋友被人怀疑,他明知道怎么回事,但别人还是觉得他头顶上戴着一顶绿帽子。

    谭恺蹙眉:“我以后会补偿你的,你好好安慰一下人家。”

    “我知道。”

    厕所和水房只有一墙之隔,两人说话并未刻意小心,罗风将他们的对话记下来,交给需要的人。

    韦逸和薛琳再次走到一起的时候,免不掉迎接形形色色的目光,看向韦逸的目光分外同情。

    “琳琳,你别在意他们,咱们清者自清,我不会因此责怪你的。”

    虽然明知道女朋友没给自己戴绿帽子,韦逸说出来的话还是不由自主的带着一股高高在上的原谅意味。

    薛琳紧了紧拳头,没有回答,而是问:“你不是说让我带着田宁出去,闻思齐要给她表白,为什么我们出却没见到人?”

    韦逸挠挠头:“我真不是故意的,剧情太精彩了,我们看的太入迷就把正事给忘了,哎,也是闻思齐没记性,这么重要的事都能忘。

    薛琳抿着嘴巴闭口不言,看看韦逸油嘴滑舌的脸孔忍不住扭头看向远方,那天去找韦逸的时候她什么都知道了。

    可这个男人却以为她什么都不知道,还要借机欺负她?

    “韦逸,我觉得你变了。”

    韦逸听了这话哭笑不得:“琳琳,你这说的什么话,我是不会变的,我永远爱你,这一次的意外并不能衡量我们之间的感情。”

    薛琳听的面无表情。

    ……

    阳春三月,大三的英语师姐,也是谭恺的前任女友徐茜即将出国,她给玩的好的同学高倍,顺便送给田宁两本她很喜欢的书。

    “如果你要去国外留学,可以先联系我哦。”

    “谢谢师姐,师姐一路平安。”

    徐茜摆摆手走了。

    走后的第三天,学校出来一则爆炸性消息,学校的风云人物,数一数二的帅哥谭恺被人给套麻袋揍了,就在学校附近,被人发现的时候谭恺还很清醒,只不过脸上身上皮外伤无数,送到医院检查,肋骨断了三根!

    “学校说欢迎举报可能的行凶人,谭恺家里设置了奖金。”

    吴敏跃跃欲试,如果不是没有头绪,她都可以去提供证据挣奖金了!

    鲁鑫则是好奇:“谁跟谭师兄有这么大的愁,如果没人发现岂不是会被打死?”

    “我知道,我知道!”

    “敏敏,是谁呀?”

    吴敏理所当然的昂起脑袋:“你没听徐茜师姐说吗?她想家里人要来揍谭恺一顿,以泄心头之恨。”

    男女朋友非和平分手,受委屈的那一方总要找回场子来,但是存在很大风险,谭恺是本地人,如果贸然动手教训,说不定还会吃官司,但徐茜的父兄都是外地人,徐茜也已经出国,他们打完人就溜了,谁也不会找到证据。

    田宁笑问:“那你要提供消息吗?”

    吴敏耸耸肩:“我啥都不知道啊,怎么提,况且,去年徐茜求复合的时候,谭恺表现太差劲了,这样的男人活该一辈子娶不到媳妇儿!”

    “对!”

    众人信誓旦旦,揍谭恺的人便一直没有找到。

    田宁回去问贺东升:“不会都是你打断的吧?”

    贺东升反问:“我有那么暴力吗?当然不是我,那家人估计也恨他恨的要死,下手没留情面。”

    顺风车便是徐茜的家人,决定出国后的徐茜越来越果决,田宁曾听她开过玩笑说,走之前要找谭恺算账。

    谭恺做事滑不丢手,给他实实在在的切肤之痛才是最直接的。

    “为什么打断肋骨呢?”

    贺东升捏捏指关节,冷笑说:“西方国家不是说女人是男人一根肋骨造成的吗?抽掉他三根肋骨,他可以借此机会造几个心上人出来,别再干没品的事儿!”

    田宁开始明白,后来越想越乐。

    “你挺损的。”

    贺东升捏捏她的脸问:“就这样?”

    田宁笑眯眯加上三个字:“我喜欢。”

    谁都不是泥捏的,不管谭恺能不能猜出是谁动的手,既然打了,那么他们就不怕之后再过招,谭恺妄想一手遮天,做梦!

    谭家

    谭母祝莉心疼的看着儿子躺在床上动弹不得,气的在屋里来回走圈:“谭恺,你就不知道在学校里得罪了谁吗?告诉妈妈,咱们去找他算账!你继续给公安提供信息啊?”

    “妈,我真的不知道……”

    徐茜的父亲和哥哥倒是被公安局询问过,但是谭恺受伤的时间,他们两个都说去做了别的事,公安局无法证明两个人在说谎,谭恺亦无法指证打人的就是这两个,所以只能放人,何况这对父子在本地没势力,也不代表在老家没有依靠。

    除此之外,谭恺想不出还和谁有仇,他曾怀疑是贺东升动的手,可无法开口向公安说两人有什么仇怨,那晚的事田宁似乎没有发现真相,那么贺东升对他只有感谢的份儿。

    如果田宁知道呢……

    谭恺摇头挥去这个念头,田宁不知道才对,她跟姜淑玉买了票,后来觉得太直接,改为买别人的票,这只是巧合。

    可是,田宁真是太聪明了。

    谭恺从没见过这样的女孩子,懵懂懂得男女之情之后,不凡的家世以及出色的容貌,哪个女孩子不是争着想要和他走得近点,唯有田宁。

    初时,谭恺只打算悄悄的接近,实验这份喜欢到底是不是真的,而后来,田宁敏锐的拒绝和他一起翻译,她越是保持距离,谭恺心里越想得到她,徐茜只是他的掩护,如果徐茜能够让他转移注意力,那么皆大欢喜,他依旧可以从容自在,可偏偏不行。

    从小时候开始,谭恺喜欢的东西就一定要得到,不择手段的得到,贺东升那个泥腿子根本不配和他公平竞争,他只要略施小计就可以得到田宁,田宁还要感激他解救了他。

    只可惜……

    只可惜这一次,他竟然不知道贺东升从深市回来了。

    祝莉瞧着儿子神游天外,忍不住拍醒他:“谭恺,你到底说不说?”

    “妈,如果找不到就算了吧,说不定是我在学校无意中得罪了谁。”

    祝莉咽不下这口气,可又无可奈何,儿子都说不追究了,她能怎么样?

    “随你吧。”

    “谢谢妈妈。”

    谭总编来看儿子,看他贴着纱布裹着绷带的模样也叹气:“你这,可真是的,都跟你说过在学校不要那么张扬,也难怪你妈妈把你宠坏了。”

    “爸,你小心我妈听见这话又要跟你闹了。”

    “你啊……”

    谭恺换个姿势躺的舒服点:“爸,我同学工作的事你弄好了么?”

    “差不多了,小伙子其实挺有才的,要不是我跟你们学校老师打招呼,估计就要分配到部门里头给领导写稿子去了!”

    “谢谢爸。”

    谭总编嗯了一声站起身要走:“以后在学校不要逞强,你这伤还要养几个月,等伤好直接去上班,别的事都不要了操心了,我和你妈都给你盯着呢。”

    “好。”

    父母来看完都走了,谭恺躺在病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给他换药的护士被这忧郁风惊艳到了,给他解开纱布的动作都是小心翼翼的。

    “谢谢姐姐。”

    “不客气。”

    护士被他灿烂的笑容晃花了眼,谭恺不由挑眉。

    ……

    学校里暂时安分下来,贺东升在家属院长住,而后紧赶慢赶的开始办理公司营业执照以及一系列的手续,部分国有企业半死不活或者进入衰退时期,国家是非常支持个人创业的,相关部门服务态度非常好,贺东升很快办好了营业执照,随后三万块钱买回来一辆皇冠出租车。

    “我要试营业一个月,田小姐先来体验一下?”

    贺司机恭恭敬敬的拉开车门,田宁坐进去,四处看看,这时候的出租车功能不是很完善,收费也不是打表计价,而是设置一个起步价,再根据距离远近,双方商量收费价格。

    “咱们去哪儿?”

    “绕着城区转一圈吧?先熟悉一下路线?”

    贺东升欣然答应:“没问题,您系好安全带。”

    路上的私家车慢慢多起来,但是出租车还不多,这两出租车在市里兜了一圈,引来不少新奇的目光,纷纷好奇这到底是怎么个坐法。

    很快,出租车上了报纸。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见感谢在2020-03-2518:51:30~2020-03-2523:59: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61129313瓶;今天追的更了没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