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接、接吻?”

    赵一阳几个不约而同地想起来,在讨论高考完去不去聚餐的时候,池野直接拒了说不去,问原因,说有终身大事。当时他们都以为池野是随意敷衍两句,现在看起来,竟然有点像是……真的?

    靠!

    虽然池野高三总是念叨说自己名花有主、有喜欢的人了,但他们三个观察来观察去,哪里像有主?一天二十四小时除了吃饭睡觉全在学习,手机充一次电能用一周,根本不是谈了恋爱的状态。所以他们一致认为这是池野在开玩笑、委婉拒绝人的借口。

    倒回去仔细想,如果真不是借口——

    不科学!肯定有哪里出了问题!

    游戏也没心思玩儿了,赵一阳语速飞快,要不是顾忌现在在公共场合,他非要吼两声不可:“池哥你不够意思!太不够意思了!你这叫暗度陈仓!你这叫地下恋!你竟然没声没息憋了个大的,不对,我们竟然都没感觉出来!”

    池野一直注意着闻箫那边的动静,刚刚听见轻微的“咚”声,不知道是手里习惯转着的笔落桌面了,还是把什么小摆件碰倒了。他心情好,眼里笑意明显,嘴上回答赵一阳:“是你们瞎还傻,别甩这个锅,你池哥不背。”

    见赵一阳还准备说什么,池野话题一转:“□□都出来了,你们对答案估分了吗?”

    果然,这个话题有奇效,赵一阳暂时撇下“池野竟然谈恋爱了”的事,答道:“当然对了,标准答案刚出来就全对了一遍。数学最后一道的第三问我没做出来,第二问过程对了一半,后面答案错了,能拿点步骤分。数学太他妈难了,估计这次要栽上面!”

    许睿接话:“一样的,谁还不是呢,数学最后一道的分我差不多只能拿四分,选择题最后一道也错了,那道题我明明做过原题!还有物理,最后一题太变态了!出题老师人干事?”

    上官煜最后开口:“没人diss语文的作文吗?我把材料看了三遍,没找到切题的角度,这种意识流对理科生太不友好!”

    说完,三个人齐齐看向池野。

    池野双腿撑开,穿一件白色短袖T恤,手臂线条惹眼,他搭在电脑桌上的手指敲了两下:“我没对标准答案,不过跟闻箫对过。”

    赵一阳心急:“卧槽,那你们两个这他妈跟对标准答案有什么区别?结果呢,结果是什么?”

    许睿跟着急问:“多少分?”

    池野回答:“我跟闻箫分数估出来暂时一样,最后成绩下来,总分应该只有一到三分的差距。”

    上官煜也急,干脆直接朝耳机里问:“闻箫,你们总分估出来是多少?”

    闻箫话少,之前只安静听他们聊,被问到了才开口:“721。”

    一阵极致的沉默。

    最后是赵一阳倒抽了一口凉气,从齿缝里挤出两个字:“我——靠!”

    许睿眼睛发花,手抓着椅子扶手:“我们做的是一套卷子?你们总分难道八百五?草啊,总分七百五你们考七百二,什么魔鬼在人间?我根本就不该跟你同台竞技!”

    池野出言安慰:“分数还没下来,只是估分。”

    上官煜直言:“估分都很保守,通常往少的估。”

    赵一阳眯眼:“意思是,实际分数可能更高?这位姓池的同学太欠揍了!兄弟们,锤他!”

    池野大笑:“还要不要我带你们上分推水晶了?”

    赵一阳有恃无恐:“你没了,还有闻箫!一样大杀四方!”

    池野更加有恃无恐,勾着唇朝耳机里问:“闻箫,你站谁?”

    隔了两秒,闻箫似乎有些无奈,还是回答:“你,站你。”

    这句话几个人都听见了,赵一阳瞪向池野,见不得他嘚瑟,想再骂两句,但看清池野的神色,又先笑了出来。

    池野才复学那段时间,他和上官煜三个都感觉到了池野的变化。不是说长相或者别的,而是整个人透出来的感觉。

    以前的池野张扬,懒洋洋地还有些不正经,休学一趟回来,池野却明显沉郁许多,仿佛有什么精神气磨没了,所有的棱角都被撞得鲜血淋漓,再拼不起来。

    可在很深的地方,又像是燃着一团明亮火焰,支撑着池野坚定行走在独木桥上。

    那时大家都在埋头准备高考,所有的爱好、锋芒、情绪都在高考前败退,每个人的日子都像死水,浸在卷子和书页里,池野的变化并没有很突出。

    直到现在。

    直到这一刻,赵一阳才确定,曾经的池哥又回来了。

    一眼往前望,高三的暑假格外漫长,特别是明南附中过于吝啬,前两年的寒假暑假加起来都没这次的长。几个人没事做,又窝在网吧里继续打了几把小游戏。

    一边打游戏一边聊天。

    “说起来,池哥你聚餐没在,不知道多少女生伤心失望又难过。就我知道的,都有好几个准备在散伙饭上跟你告白,还有闻箫也是,你们注定会变成那些女生高中生涯的遗憾!”赵一阳操纵着游戏人物起跳,一刀砍在许睿身上,“哈哈哈学委对不起了,你血条没了!我把你看成敌人了,抱歉啊。”

    许睿转过头,按键盘那只手朝赵一阳做了个中指向上的动作。

    赵一阳停不住话:“咦,那闻箫呢,你毕业聚餐上,有多少人找你表白?我盲猜两位数!”

    闻箫那边传来“噼啪”的键盘敲击声,屏幕上,他操纵的人物一个AOE大招废了附近所有小怪,之后才听他回答:“我没参加。”

    “你也没去?”赵一阳按鼠标的手一顿,“你和池哥都没去,哈哈哈,要不是明南和青州隔太远,我都要怀疑是不是你们两个悄悄撇下所有人,单独聚了一次餐——卧槽陛下快救救我,求回一波血,有怪打我,我要跪了!”

    他话音刚落,就发现自己真跪了,屏幕瞬间变成黑白色,再看死亡记录:“靠,池哥你受了什么刺激突然秒我?”

    池野操纵着游戏人物站到闻箫身边,回答:“你话太多了。”

    许睿在一旁幸灾乐祸:“哈哈哈,大师,知道不知道,反派死于话多?”

    赵一阳嚷:“施主们,我是好人!好人!”

    正好有穿工作服的网管从旁边经过,赵一阳摘了一半耳机把人叫住:“你好,要一盒维他柠檬茶,冰的。”他又转头,“你们要不要喝什么?”

    上官煜选了瓶矿泉水,许睿挑了橙汁,池野要了一罐加冰可乐。

    等网管走了,池野朝着话筒:“闻箫,我买了一罐可乐。”

    赵一阳重新把耳机戴好,听见这句奇怪:“池哥,你怎么买罐可乐都要跟闻箫又说一遍?我要是闻箫,我烦死你。”

    耳机里面,闻箫没有说话,奇异的是,池野也没搭理他。

    赵一阳隐隐觉得不太对——怎么池哥没怼他?来不及多想,他操纵人物一个后跳:“上官给口血!我才复活又要跪了!”

    那边加血走位放技能忙得手速如飞,池野操纵游戏人物站到一棵树下,不动了,抓了键盘旁边的手机给闻箫发微信。

    “池野:午饭吃的什么?”

    耳机里传来“叮”的手机提示音。

    立刻,闻箫操纵的游戏人物也没了动静,与此同时,池野收到回复。

    “闻箫:蛋炒饭。你呢。”

    “池野:鸡蛋面,没有跟你一起的时候好吃。”

    “闻箫:你好黏人。”

    “艹,”池野笑骂了一句,又一身松散地靠着椅背打字,“只黏你。”

    “闻箫:……”

    一串省略号后,闻箫又发了两个字:“可以。”

    盯着这两个字看,池野唇角的笑容扩大,觉得他男朋友确实——非常可爱。

    摸鱼的两个人没一会儿就被抓了现场。

    许睿按键盘手指都要断了,刚歇下一口气,就发现池野和闻箫操纵的游戏人物跟卡了似的,一点动静没有。再转过头:“卧槽池哥,紧要关头你竟然在玩儿手机?跟谁发消息呢?”

    池野把手机搁在鼠标旁边,眼里明晃晃全是笑意:“当然是跟恋爱对象发。”

    不打扰人恋爱是单身贵族最基本的修养,许睿又问了句:“那闻箫呢?我刚还以为你们卡了。”

    池野不太正经地先接话:“他可能也在跟恋爱对象发消息聊天。”

    赵一阳咬着冰维他的吸管怼池野:“池哥,你以为谁都像你,见色忘友,弃我们于游戏中不顾,是吧闻箫?”

    耳机里,闻箫隔了几秒才答:“是。”

    然后赵一阳发现,明明被怼了,池野偏偏坐在电竞椅上,笑得十分……骚气?

    作者有话要说:比一个鼠标垫的图案都是爱你的形状的心~晚安哦,谢谢看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