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卡夜阁小说阅读网> 其他小说> 冲啊,太子殿下> 第313章 大婚之夜

第313章 大婚之夜

    大齐皇室婚服以红黑为主,喜庆之中带着稳重肃穆。

    这样穿着的萧弘一辈子大概也就一次,英俊,大气,沉稳,自信……

    天乾帝看着脸上扬着微笑,给他磕头的萧弘,本该是喜悦的心情,可想到昨日他却高兴不起来。

    这是假象,或是无奈,并非自愿。

    昨晚他没睡,脑海里一直回荡着的萧弘默默流泪灌酒的模样。

    早就想好的那充满祝福的训诫之语也说不出口了。

    待萧弘三跪九叩之后,天乾帝便直接挥了挥手道:“时辰不早了,去吧。”

    虽然镇北王一直驻边在外,京中少有姻亲关系。

    然而宣灵出嫁,却依旧有不少女眷前来相送。

    听着外头敲敲打打的锣鼓声响传来,便有下人大喊着:“太子殿下来迎亲了!”

    “快快快,把盖头盖起来!”内务府送来的老嬷嬷赶紧进去催促。

    然而宣灵却从梳妆镜前站起来道:“请诸位先在外头稍坐。”

    “郡主?花轿都到了!”嬷嬷不解地问。

    宣灵一笑,抚了抚头上沉甸甸的太子妃头面,神色淡淡却不容置疑地又重复了一边:“那就等一等。”

    让太子殿下等?

    嬷嬷用疯了的目光看向宣灵。

    然而阿月和阿青立刻扬着笑容,客气又强硬地请屋内所有伺候的人都暂时离开。

    “小姐……”

    “你们在外头候着。”宣灵说着拖着沉重婚服,走向一个搁在床头的大檀木箱。

    她蹲下打开箱子,里头放置的是两套折叠整齐的铠甲。

    一套红色,一套银白。

    只是银白那套上没有头盔,却有一个扳指。

    宣灵的手轻轻抚过那套银白的铠甲,目光温柔缱绻,她说:“长泽哥,灵灵这身嫁衣好看吗?我是穿给你的。”

    “你应该知道这婚事不过是个交易,将来了却心愿,等我报仇之后,灵灵还是要跟你在一起的。”

    “不管你同不同意,我都会回北境,来找你。”

    “所以保佑萧弘能够实现他的诺言,成全我的执念。他们这对……可千万不能再像我们一样,永远不能在一起了。”

    宣灵拿过那只扳指。

    “长泽哥,我就当跟你成亲了。”她亲吻了一下扳指,然后套在自己的拇指上。

    门外传来密密的脚步声,还有一声高过一声的笑意快语。

    女眷贵妇们齐齐走进宣灵的闺楼来送嫁了。

    宣灵于是将箱子合上,高声唤道:“阿月,阿青。”

    她说完便走回床前,安静地坐下来,双手交叠,微微垂目,两旁的鎏金流苏垂下,贴着耳边,将她凌厉的眉眼增添了一分女儿家羞意和柔美。

    接下来便是上花轿,一路敲锣打鼓,送嫁到太子府。

    拜堂行礼,送入洞房。

    两人就跟个木偶一样,或者如同病相怜的战友,一直到最后,喜娘们一边说着恭贺的话,一边离开,独留他们两个的时候才能喘上一口气。

    “还是当新娘好啊,盖头一盖,下面哭丧着脸都没事。”萧弘觉得自己的脸都笑僵了,忍不住抱怨道。

    而宣灵揉了揉肩膀,觉得今日就跟打了三天三夜的仗一样,浑身酸痛。

    她抬起手指了指脑袋上的头面说:“你可以试试,这究竟有多重。”

    为了沈长泽,吃点苦头也就算了,为了萧弘,宣灵觉得很不值得。

    两人说完,互相看了一眼,彼此带着浓浓的嫌弃。

    但是没完。

    门外小墩子唤道:“殿下,席面开了。”

    萧弘再不情愿,也得重新端起假笑,深吸了一口气出去。

    而宣灵,头面哪怕再重,她也没让人放下来。

    没办法,太子出去敬酒,为了让太子妃安心,顺亲王妃和礼亲王妃等几位年轻的女眷会过来陪伴她说话。

    其实她真不需要,也没想过要跟这些妯娌打好关系。

    萧弘大婚,原本吵着要闹洞房的小皇子们被顺亲王和礼亲王按下。

    身份使然,也没人敢灌他的酒。

    于是转悠了一圈很快就回后宅主院去了。

    见着他回来,两位王妃齐齐松了一口气,太子妃实在太清冷,她们根本没什么话可以聊。

    按理接下来,两位主子该歇下安置,行周公之礼。

    然而沈嬷嬷和心蕊,阿月和阿青,以及站在中间的小墩子和小玄子,这些伺候的人都这么看着他俩,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一个坐在床上吃点心,喝茶,一个坐在桌旁喝茶,这泾渭分明的,连眼神交流都没有,哪儿是成婚的样子。

    既然在场的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沈嬷嬷于是仗着资格最老,挑明了问道:“太子,太子妃,两位今晚打算如何歇息?后面箱柜中还有一床被子,不如暂且分被同床几晚?”

    “不行!”宣灵想也不想地拒绝道。

    萧弘抽了抽嘴角,觉得这个主意简直糟透了:“嬷嬷,让惜朝知道我跟别人睡一张床,肯定要被他打死的。”

    心蕊道:“可这儿就一张床,今日宫中来人,若是太子跟太子妃分房睡,明日传出去,怕是要谣言四起了。”

    “要不,加张床?”阿月建议着。

    小墩子赶紧摇头:“这不行,动静太大了。这儿不是前院,周围有不少眼睛。”

    宣灵端着茶,吃着点心无所谓道:“那就打地铺吧。”

    “也行。”这个萧弘同意。

    既然两位主子都觉得好,下面人也就麻利地在地上准备。

    秋天晚上寒冷,多垫了几层。

    宣灵招了招手,让阿月伺候她拆了头发,准备洗漱。

    等她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萧弘已经躺在地上的铺盖里了,全身上下,用被子裹得严严实实,就露了一个脑袋。

    “这么自觉?”宣灵有些意外。

    萧弘哼哼道:“谁让你是姑娘,哪怕一剑能砍死一个匈奴,那也是姑娘。”

    宣灵笑了笑,心说还挺有君子之风,于是掀了被子上床,但是很快,她又下来了。

    萧弘警觉地看着她:“作甚?”

    “你起来,过来看看,这玩意儿打算怎么办。”宣灵站在床边,对他扬了扬眉。

    萧弘于是慢吞吞地从被子里钻出来,只见他穿着里衣中衣,袜子也没脱,裹了好几层,一点肌肤都没敢露,似乎生怕让除了贺惜朝以外的人看到就毁了他清白的一样。

    他蹭到床边,一看,顿时疑惑道:“这是啥?”

    只见一张方正的白色丝帕平铺在床上。

    宣灵脸色微红,异样的目光瞟向萧弘,仿佛在问,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看着我干什么?”萧弘觉得莫名,“这样放着,难不成还怕脏了?”

    不是怕脏了,就等着让它脏的。

    但是宣灵却没说出口,否则跟萧弘这个大男人相比,自己这个黄花大闺女显得特别不纯洁似的。

    眼见的萧弘就要拿起来,她连忙阻止道:“你干什么?”

    “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去问问知道的人呀!”萧弘理所当然地回答。

    “别去。”宣灵还是要点脸的。

    她想了想,掀起裙摆,从小腿上抽出一把匕首。

    萧弘看得眼睛都直了:“你随身还携带凶器?”

    宣灵斜睨了他一眼,笑道:“习惯使然,殿下放心,您安分守己,就用不上。”

    别看萧弘跟贺惜朝之间情意深重,可男人这东西,脑子跟身体分开也是常事,宣灵答应当太子妃,可没答应直接依从了。

    萧弘若是不老实,直接手起刀落了却孽根,也算是替贺惜朝出了气。

    不过……瞧着这里外三层,晚上睡觉比白天裹得都多的萧弘,宣灵觉得自个儿想多了。

    人家守身如玉得比她还厉害!

    萧弘见宣灵打量他,忍不住紧了紧衣裳道:“我这从里到外都属于我家惜朝,你可别打我主意!宣小姐,只要你再忍耐三年,等咱俩和离了,你想找谁都行,七个八个养一打面首,也跟我没关系……喂,干什么!”

    萧弘赶紧一闪,那把匕首就从他的眼前划过,两根头发就落了下来。

    宣灵额头青筋一跳,望着萧弘的目光就跟看个奇葩,咬着牙道:“把手伸过来!”

    萧弘正气凌然道:“我不,我警告你,虽然咱们有名无实,但刺杀太子也是重罪!”

    宣灵冷笑:“不是想知道这帕子做什么用的吗,我告诉你,把手指伸过来。”

    萧弘狐疑地看了她一眼。

    宣灵简直要气死了,她是真怀疑贺惜朝怎么能看上这个傻子,图什么?

    “我家长泽哥比你好一百倍,就贺惜朝那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的才栽在你身上,赶紧的,你不想休息,我还累得慌。”

    萧弘思索了片刻,觉得有点道理,便道:“那你先告诉我你到底要做什么?”

    宣灵再豪迈碰到这种事也不好意思说出口,想想这么磨磨唧唧还不如自己来。

    那边萧弘还在劝:“好歹咱们也是一条船上的,我跟你说,火器已经差不多了,威力特别大,再稍稍改良一下,就让军队熟悉,到时候咱们找个理由就能出兵,你可别乱来……哎哎哎,你这是干什么?”

    眼见的宣灵拿起匕首对着自己的手指就要戳下去,萧弘连忙阻止道。

    “你不愿意我来,就放两滴血而已。”

    “两滴血?”萧弘问。

    “对。”

    “哪儿能让你个姑娘家流血,得了,你动手吧。”

    萧弘望着自己指尖的伤口,只见殷红的鲜血缓缓流出,这还不够,宣灵又一把握住他的手指,萧弘眼睛都要瞪出来了,使劲抽:“男女授受不亲……”

    “那也太慢了,别动,是不是男人!”宣灵真觉得自己受够了,拉着萧弘的手指凑到那帕子上,然后挤出了两滴血来。

    看着雪白的帕子上两滴嫣红,宣灵放心地团成一团,扔到一边:“行了,回去歇息吧。”

    于是萧弘一边吸着伤口,一边钻回了地铺。

    心说这姑娘懂得还挺多。

    夜深人静,两人各自歇息,却都没有睡着。

    萧弘翻了个身,忽然唤道:“宣灵。”

    “嗯?”

    “你将来有什么打算?”

    宣灵没有立刻回答,似乎在思考,然后道:“报仇,拿着匈奴单于的头颅祭奠长泽哥。”

    “之后呢?”

    “我长于北疆,家人都战死在那里,我想留在那儿。”

    黑暗之中传来萧弘的一声轻叹。

    宣灵笑了笑,眼里闪过一丝泪光。

    她虽然不喜欢萧弘,可也感动他对贺惜朝的感情,佩服于他们俩的坚持。

    她说:“你们可别让我失望。”

    第二日天色未亮,心蕊便带着阿月和阿青进来,将地上的铺盖收起来。

    不一会儿,沈嬷嬷进来准备带走那方元帕。

    然而她看着上面的血迹,不禁惊讶地望着他俩。

    萧弘赶紧将手指头递了过去表明清白。

    沈嬷嬷的表情真是复杂极了,她无语道:“这不能用。”

    这话让从屏风后更衣出来的宣灵都意外:“为什么?”

    沈嬷嬷忍不住嗔了萧弘一眼道:“太子妃不知道也就罢了,可是殿下,您跟惜朝少爷那晚难道床单上就这么干干净净的吗?这血一看就是滴上去的,至少也抹开来吧?”

    萧弘:“……”

    宣灵神色诡异地望过来,呵呵两声。

    还当多纯洁无暇呢!

    萧弘艰难地抹了一把脸,说:“没事儿,就这么送上去。”

    沈嬷嬷皱眉:“殿下,这有经验的一看就瞧得出问题来呀。”

    “那又怎么样,有人敢说吗?”萧弘无所谓道。

    “可瞒不了皇上。”

    “没打算瞒着他。”

    果然,净事房偷偷将此事禀告给天乾帝,后者听了,也只是默然。

    稍后黄公公亲自走了一趟,将知晓此事的人全部封了嘴。

    太子夫妇双双拜见帝王,后者虽未曾表露,然而落在萧弘身上的目光却更加深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