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卡夜阁小说阅读网> 玄幻小说> 万千之心> 03 黄铜级 1

03 黄铜级 1

    吱嘎。

    房门开了。

    王一洋眼圈微黑,疲惫的走出门,看到爷爷王心龙已经在院子里站着开始练功了。

    王心龙练的是一门名叫月空拳的拳术,看起来步伐和拳法配合起来,虎虎生风,很是厉害。

    王一洋看过很多遍,总是会感觉,在练拳中,爷爷的拳头一直从出乎意料的角度打出。

    无论看多少次,他都感觉出乎意料防不胜防。

    一套拳路打下来,爷爷长长吐了口白气,接过一旁保姆送上来的干毛巾,擦了擦汗。

    “怎么样?要不要来一套,活动活动筋骨?”

    “不来,对这个没兴趣。”王一洋笑了笑,摇头。

    “那你可惜了,气血旺盛,才能精神百倍,做任何事情都能游刃有余。在关键场合,更能气压所有人,掌握主动权。”王心龙嗓门极大,说起话来甚至能让整个院子都隐隐回音。

    “师傅说得是,精气神乃人之本,精气可以用来物理改造外界。

    而神,可以用来影响他人,各有妙用。”钟蚕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院子一侧,神色平静,缓缓出声。

    王一洋看了眼他,心头依旧略微有些发毛。

    “钟蚕哥说得是。”他点头附和了句。

    钟蚕眼神越过王一洋,似乎看向更远的地方,目光有些空虚。

    “但凡是格杀,终归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无论再悬殊的战斗,都有可能对自身产生伤损。所以我一直追求,不战而屈人之兵。”

    “不战而胜?”王一洋若有所思。

    “不错。兵法上的以阳正大势,碾压获胜,我不会。那是对天地自然的运用。”钟蚕平静道。“那也不是我的追求。”

    “那你的追求是....?”王一洋来了点好奇,顺势问。

    “我所追求的,是以神克敌,使敌恐惧而心神自破,再以....”钟蚕话说一半,便被王心龙低喝一声打断。

    “够了!”

    王心龙一声呵斥,整个院子里都嗡嗡作响,一旁的保姆也是面色一白,浑身抖了下,差点把手里的毛巾也掉到地上。

    “你还没放弃那种邪道??!”王心龙厉然盯着钟蚕,强壮的身躯如同巨熊,隐隐散出悍然压抑的气势。

    王一洋在一旁也看出了不对。

    钟蚕的武道似乎和爷爷产生了不小的分歧。

    钟蚕没再开口,之后足足十多分钟,他都紧闭话语,一声不吭。

    他不说话了。

    倒是王一洋和稍微缓过气的爷爷扯过话题,聊起其他事,但不时的他总会看一眼钟蚕。

    这个和爷爷王心龙相处了这么多年的大师兄,心里到底想着什么,恐怕除开他自己外,没人知道。

    早锻炼完,武馆里陆陆续续的来了其他弟子。

    弟子中有男有女,年纪大多都在三十以上。其中不少都是自己在外面开了其他培训机构。

    再回这里来,也不过是因为对老爷子王心龙的尊敬,和以前的习惯。

    而且这么多师兄师弟,师姐师妹,聚在一起,本身也是一场不小的人脉圈。

    人数多了,王一洋大多都不认识,也就不那么有机会和老爷子说话。

    钟蚕也开始忙碌起来,不少人扯着他聊起格斗方面的东西。

    他被人扯住,似乎也不怎么关注这边了,这让王一洋心头大大松了口气。

    看到人数不少,他索性去了武馆外面,右边的小河边散步。

    从很小时候,他就喜欢一个人到这条河边散步,捡石头打水漂。

    后来大了点,害怕被人看到,说打水漂幼稚,他就只是单纯的散步。

    再大了点,王一洋则变成了单独看河面上反射的波纹。

    不同方向的波纹,就像两个国家打仗一样,谁强谁弱。

    他会悄悄在心头猜一次,然后看结果。

    如果自己猜的一方被打败了,他不服气之下,还会用脚踢几块石头下水,激荡起更大的波纹参战。

    “你一个人在这儿做什么?”忽然一个声音在王一洋身后冷不丁响起。

    他原本松弛的身体猛地一下紧绷,缓缓转过身。

    站在他背后的赫然正是大师兄钟蚕。

    钟蚕身上隐隐带着酒气,面色平静,双手自然下垂,看起来就像是一样来散步。

    王一洋心头辗转了下,面色不变。

    “吃过饭了来散步,小时候我就喜欢一个人来这里。”

    “你喜欢安静?”钟蚕走到王一洋身边,同样用脚踢了一块石头进水里。

    “还行吧,只是偶尔想要静一静。”王一洋尽量让自己表情自然一些。但随着对方的靠近,他身上不可避免的慢慢泛起一丝鸡皮疙瘩。

    他的视线已经瞄到了钟蚕右手缓缓舒展的五指。

    “你什么时候走?我送送你。”钟蚕缓缓道。

    “不用了,我自己一个人能行。”王一洋笑了笑,“对了,你之前说,你想要追求的不战而胜,到底是什么?后面没说完就被爷爷打断了,难不成有什么问题?”

    他努力让自己的笑容看上去毫不知情,十分自然。

    这很不容易,但他好歹也是死过一次的人,其实对死亡,他本身并不看得很重。

    他害怕的是自己死了也还是救不了爷爷。而现在是个机会,一个近距离了解钟蚕的机会。

    他到底为什么要下手?为什么要不顾那么多年的情谊满门杀绝?他背后到底还有什么东西?

    钟蚕吐了口气,有些奇异的看了看王一洋。

    “你知道,生物本身是有恐惧僵直的么?”

    “恐惧僵直?”

    “是的,生物学上,把这种现象叫做求生本能之一。

    当生物面对绝对无法战胜的强敌时,就可能出现完全僵直现象。这样一来,强敌或许会看在生物放弃抵抗,一动不动没有敌意的情况下,放弃猎杀,从而获得存活。”

    钟蚕说话时,语气从容,声调缓和,就像是真的在和王一洋闲聊。

    “我在追求的,就是在厮杀之前,就让人产生对我的恐惧,从而产生僵直。

    可惜,师傅不赞同我的目标。他认为我走上了歪路。可连续三次对外比武赛事上,我都拿到了远超以前的成绩。可他依旧不认同我。”

    王一洋又看到了他手指微微有些颤抖。

    “为什么?这不是效果很好么?”他问。

    “就因为我下手稍微重了点。”钟蚕露出一个怪异的笑容,“可这是形成恐惧的必经之路,格斗厮杀的本质,就是要践踏同类的血肉,走上至高无上的进化之路!”

    “我不这样认为。”王一洋忍不住反驳。他话刚出口,便看到钟蚕手掌一颤,根根血管青筋微微凸起,一股难以形容的压抑顿时间从对方身上蒸腾而起。

    王一洋心头一跳,强压下心里的威胁感。

    他知道自己随时可能被面前的钟蚕一拳打死。

    但这是最容易接触钟蚕内心真实想法的时候,为了调查内情,他不想放弃。

    “单纯的暴力血腥,或许能产生恐惧,但那只能让围观的小部分人恐慌,在大面积范围上,还是没用。

    所以你的目标,只是小众之路。”

    钟蚕原本都已经打算直接动手,杀了面前的王一洋,然后回去再干掉那个老家伙,一了百了。

    他正打算动手,没想到王一洋居然冒出了这么一番话。

    原本他跟过来,就是为了干掉王一洋,可现在,他忽然有了点兴趣,想听听这小子有什么高见了。

    “那你来说,我应该怎么做?”他眯眼问。

    王一洋思路急转,面色依旧不动,平静而自然。

    他能够感觉到身上的那股明显得威胁感已经迅速消失。很显然对方暂时放弃了杀他的意思。

    “很简单。”他轻声道。“如果你有足够的气度,那就去做一些常人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大事。传播你的声名。

    不战而胜,并不是只有恐惧能达到这个效果。只要是强名,其实都可以。”

    “不一样。”钟蚕摇头。“强名顶多只能带来压迫感。”

    “你没试过,又怎么知道不行?”王一洋反问。

    钟蚕沉默下来,似乎在思索这个问题答案。

    “你好好想想,我先回去休息了。”王一洋心头捏了一把汗,装作无事的转身朝武馆走。

    他抬起脚,一步,两步,三步。

    “你当时为什么不学武?”忽然钟蚕的声音从他背后飘来。

    王一洋停下脚步。

    “因为时代,时代不同了啊。”

    他若无其事的再度抬脚离开,这一次钟蚕却是没叫住他。

    一步步,王一洋慢慢走远,但背心的冷汗几乎快把内衣湿透。

    一直走到武馆侧门门口,他伸手抓住门柱,抬脚踩上台阶,那一瞬间的脚踏实地感,才让他心头安定下来。

    看着面前的侧门,王一洋心头正要长吁一口气。伸手拉开木门。

    忽然他视线微微感觉有点花。

    视野的右下角,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了一行小字,极其精致规整的小字。

    那字迹不是他认识的任何一种文字,但莫名奇妙的,他居然能看懂意思??

    “什么鬼??!昨晚没睡好眼花了??”

    王一洋若无其事的拉开门,走进去,反手关上木门,然后才站在阴凉处,仔细去看右下角视野的字迹。

    这次他认出了其中的意思。

    ‘......数据库缺失,正自行搜索修复中,请稍后。’

    王一洋心头一跳,难不成又是幻觉?他心头隐隐感觉自己不正常起来。

    没等他反应过来,那行字迹往上一跳,如同程序员编程一样,下方又多出一行小字。

    ‘.....随机搜索完成,时空构架完成,系统核心重启中。’

    紧接着一行行的小字不断跳出来。

    ‘核心启动完成。’

    ‘印记注册中.....’

    ‘注册完成。’

    ‘像数理重构开始。’

    ‘你的等级为——黄铜。可随即生成黄铜级身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