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卡夜阁小说阅读网> 玄幻小说> 穿越之妖神为妃> 第三百章 谁敢说她是纯情少女?

第三百章 谁敢说她是纯情少女?

    老太后应该没有想到,所有的计谋,可都坏在了她自己亲生儿子好色的本事上。

    逼的良王不得不狠泣,不算计!

    她就算想做什么,都不好插手。”

    “太后一回宫,最该担心的是熊氏。”

    不仅是王后,还有前朝的熊木松他们。

    随杺觉着吧,太后曾经当政的几年,那些老人们可都是在呢,如果他们都对熊家的统治有怨言,这个时候,肯定是反站队的最好时机。

    而且,还不用担什么责任,只跟着太后走就可以了。

    想到这一点,随杺又觉得可能性不太大。

    前朝始终有个储君太子瑾在,就算有人要站太后一队,也得考虑一点——她是不是能比太子瑾活的时间长。

    反义太后像楚帝一样,那...那些站队的人,可就要哭了。

    坐在随杺身边的拓跋戟,看着她为这些事儿,一会儿皱眉一会儿撇嘴的,只感觉特别可爱。

    对的,就是可爱。

    堂堂的盗圣杺爷,此时在邪王殿下的眼里,就只有可爱两个字了。

    也不是因为其他,他就是想着,杺杺眼下所有的纠结,都是在为了他,让他很是感动。

    随杺可不知道他的感动和想法。

    她只感觉自己被小质子盯得发毛。

    往一边挪了挪身子,随杺看向细辛,“寿王那里还没有消息么?”

    “跟着的人都丢了,他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他们的人也都跟丢了?

    那寿王是算已经有目标了么,知道自己要去哪儿,要去联系什么人?

    “按照寿王冲动的性子,我们知道等着就好了。”

    拓跋戟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了一点,一本正经地说着正事,“再看就是良王的,他最近有意向与我们合作。”

    良王私下让人传过话,虽然没有说透,但意思很是明显了。

    他这是坑完了寿王,又想拉他拓跋戟下水啊。

    听慈宁宫,随杺笑出了声,“呵呵,邪王府可一直都是三六不管的地方,他是怎么看出邪王殿下有这个实力的了呢?”

    良王的心思也太过歹毒了,就拿之前来说。

    灵珑塔卷出现在太子府,太子瑾不可能不怀疑他。

    之前就算他只是私下见寿王,但寿王对他的态度,可没有做过多的掩饰。

    寿王那人,看谁好与不好,很容易在面上表露出来。

    良王当时选择他为同盟,除去寿王自身的地位和家族的支持外,还真是一点脑子都帮不上。

    随杺觉着吧,良王是被逼到绝境了,才会使自己与寿王站在一条线上。

    至于寿王与他...算是遇到猪队友了。

    “真正的灵珑塔卷还在他的手里,我们也得来个掉包计。”

    细辛的话,几人都很同意。

    只是,现在到处都是灵珑塔卷的踪迹,他们必须得在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下,找到真的那一个。

    随杺点点头,虽然之前她的提议被拓跋戟给拒绝了。

    但对于灵珑塔卷的执着,她还是想自己去看看。

    不过,时间上得等拓跋戟不注意。

    不然,他又会脸皮厚的说一些有的没的,让她心烦了!

    “这两天,落葵可还是没有动静?”

    “依旧在昏睡,每日夫人与木姑娘去待半个时间,其余时间一直在竹香院不出来。”

    说道落葵,细辛不得不提一提文青黛,“文氏也很老实,从上次请安后,就一直在自己院子里,也没有随意走动。”

    这两个侧妃都老实了,下面的姨娘们自是不敢弄出什么动静了。

    这样一弄吧,邪王府里最近倒是安静的很,还真让他们有点不习惯了。

    落葵还没有醒?

    随杺摸了摸下巴,忽冲着拓跋戟不怀好意地一笑,“我说邪王殿下,你的后院可不能总当摆设啊。”

    看着她笑得俏皮,拓跋戟微微扬起嘴角,以同样的表情回看着随杺,“那依着杺杺来说,该是个什么意思呢?”

    随杺一愣,“为什么问我?”

    又不是她的后院,也不是她的妾室。

    “那不是因为...”

    想到什么的拓跋戟,忽换上一脸的委屈,“我家的王妃都是摆设,后院那些又算得上是什么呢?”

    对上他探索的视线,随杺回过头猛咳了起来。

    “咳咳...”

    “王爷,宫里来人了,太后请王爷与王妃进宫。”

    坐上去宫中的马车后,随杺木着脸给自己看手相。

    其实她就是在想,为什么总让个人类的小幼崽给撩了呢?

    想想她杺爷,不说那方世界多少年了。

    就说在这通木大陆里,也是在醉欢楼长大的。

    别说撩人了,就是现场的活春宫她也是看过的。

    怎么就被小崽子给撩的脸红心跳了呢?

    是的,现在的随杺已经明白了,自己每次在拓跋戟面前,心跳加快是什么一会事儿了。

    就是话本里写的那样,纯情少女被调戏的感觉。

    但是!

    谁敢说她是纯情少女啊!

    真是奇怪了!

    坐在另一边的拓跋戟,看上去是在闭目养神。

    实则,他透过缝隙,在观察这随杺的一举一动。

    二人就这么一路不语,一直到了宫中,下了马车,才相互看了一眼。

    “六弟和弟婿,还真是巧啊。”

    随杺和拓跋戟同时向对面的太子瑾行礼道:“见过太子殿下。”

    “你们来是不是埋汰孤的?”

    太子瑾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实际上,他很满意二人的态度。

    在他看来,自己现在已经是这楚国的主宰。

    不管是谁,都应该对他恭恭敬敬的!

    活了那么久的随杺,怎么会看不清太子瑾的表情?

    她直起身,恭顺地回道:“怎么会,见了太子哥哥我与王爷自是欢喜,但这礼数可不能废了啊,到时候被祖母知道了,肯定要训话的。”

    “原来你们是怕祖母啊。”

    太子瑾再次看向二人的眼神里,有一丝探究。

    不知道他们二人今日,会在太后面前说什么。

    “难到太子哥哥不怕么?”

    随杺一脸纠结地说道:“祖母她老人家,可是有什么说什么的,我本就是个混的,自是怕她老人家生气啊。”

    太子瑾一愣,“没有想到,弟婿还会有自知之明。”

    随杺装傻地笑道:“人嘛,都是要有进步的不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