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卡夜阁小说阅读网> 其他小说> 冷先生,别得寸进尺> 第410章 真相浮出水面

第410章 真相浮出水面

    真相浮出水面

    伴随着简短的轻音乐响起, 迷你保险箱打开了,佐罗箭步冲过来。

    他大为震惊,“你,你是怎么打开的?”

    其实也是很好打开的,沉小默淡淡说,“找出密码规律就好了。”

    佐罗不相信,“真的?”

    怎么看沉小默的表情,是一脸轻松?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这个保险箱为什么能卖到天价?

    沉小默打开保险箱,里面没有什么贵重物品,只有一些资料,而这些资料都是美容院私底下来往的账单。

    其中就有和岳澜合作,资金流动的账单。

    沉小默立即拿出相机拍照,随后传真给冷暄。

    除了这下之外,沉小默还找到了一个小单子,乍看之下好像是收据,细看跟收据截然不同。

    上面是一大笔金额,运的是一种硅胶,型号是UY-22。

    沉小默拍照之后,将这些资料全部都原封不动的放进去,关上保险箱。

    在放资料的同时,沉小默将资料叠放的顺讯,一点都没有出差错。

    她戴着手套,避免一会清洗指纹的麻烦。

    接着,她把保险箱交给佐罗,让他想办法让警察发现这个东西,接着让院长来认领。

    佐罗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此一举。

    沉小默不予回答这个问题,只说,“按照我说的办

    就好了。”

    佐罗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女人不爱搭理人。

    随后拿着东西,“成,我走了,有什么事情电话联系我。”

    沉小默随后带着阿武去了医院,这边警察局接到好心人的电话,说捡到一个保险箱。

    正好,沉小默来医院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了院长。

    看似无心的一句话,却让心急如焚的院长面露喜色,立即动身去警察局。

    沉小默也跟了上去。

    丹小声问,“东西打开了吗?”

    沉小默淡淡嗯了一声。

    几人跟着院长来到警察局。

    接待他们的恰好是高夫安排的人,这次行动未曾知

    道,“这是你的东西吗?”

    他也恰好调查过院长,两个人有了几次交锋,最后都是无功而返。

    院长一看,跟自己的保险箱一模一样,随即去找编号。

    这种保险箱,没出厂一台,上面就有相应的编号。

    院长一看编号是自己的,当下就紧紧的拽住不松手,男人见状,“我看看,这都是什么!”

    院长脸色微微一凝,“这可是我的重要东西,不能随便让人看。”

    男人抱着双臂笑了,“你说这是你的东西,怎么证明?”

    院长沉着脸,“我有密码,可以打开这个保险箱。”

    男人就是跟院长不对付,依旧不依不饶冷笑说,“你打开了就是你的?”

    院长皱眉,“我懒得跟你说。”

    男人趁其不备的将院长手中的保险箱抢过来,紧紧抱在怀中,“你告诉我密码,我打开看了之后,确认过就还给你。”

    院长抿嘴,“还给我。”

    男人冷笑,拒绝的干脆利索,“不行,如果不行的话,我就专家来解开这个东西。”

    院长一脸纠结,估计是在回想保险箱里都有什么东西。

    这些资料上写的很专业,外行人未必能看得懂,可如果仔细追查,还是能发现猫腻。

    男人冷冷道,“看来这个东西不是你的, 那行,

    我让人练习专家。”

    正要打电话,院长终于发话了,“东西是我,我给你看。”

    之前,沉小默让佐罗带着东西离开,想办法让人发现后,她就给高夫打了电话。

    院长来警察太过匆忙,一点都不没有察觉局里面人少的可怜。

    此时,男人给其他警员使眼色,其他人不动声色的离开。

    沉小默猜测,他们这是要守住关卡,以防惊动其他人。

    院长无奈,只好将要东西打开。

    男人接到高夫的命令,做的任务就是拖延院长,其他的事情他来解决。

    男人打开资料,皱着眉头佯装仔细看。

    其实,他压根就不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

    “这些人是什么?”他问。

    院长从善如流的回答,“这些都是我们院里供货商。”

    男人看一下金额,咋舌,“数目不小啊。”

    院长淡淡说,“我们院里用的都是最好的材料,肯定很贵。比如这位小姐,用的材料都是最好的,手术费用下来大概要四五百万。”

    男人看一眼沉小默,嘀咕一声,“还有这是什么?”

    这就是那个很像收据的单子,货物是硅胶,费用超出气他货单费用的三分之一。

    院长白一眼过去,“硅胶,硅胶你知道吗?”

    只要对整容略知一二的人,都知道硅胶是什么东西,男人瘪瘪嘴。

    院长见他都把东西看完了,也没有打算还给自己的意思,脸色有点好不看了,“东西现在可以证明是我的了吧。”

    男人好整以暇说,“不过这些东西我还要好好看看,调查调查…”

    院长呵一声,“你就是看不懂,既然如此那还是把东西给我。”

    男人啐一口,“什么我看不懂!”

    院长皱眉,“把东西给我。”

    男人不给。

    院长觉察到了不对劲儿,感觉对方是故意拖延时间,打算去手上抢东西。

    这个时候,听到高夫的声音,“你们在做什么?”

    男人立即站起来行礼,院长趁此机会把东西放进保险箱里,并且锁上了保险箱。

    男人,“你!”

    院长一脸无辜,“都证明这是我的东西,为什么不能还给我!”

    当高夫出现之后,院长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这两个人盯自己,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高夫淡淡说,“什么东西?”

    院长忙说,“没什么东西,就是一些进货单。”

    “既然是进货单,为什么不能让我们看看?”

    院长抿嘴,索性破罐子破摔,“东西在这里,你们打开了,就可以看了。”

    说着,拿出手机打算给自己靠山打电话。

    沉小默立即夺走他的手机,院长愣住了,“手机还给我。”

    沉小默给高夫使眼色。

    高夫给男人使眼色。

    男人一声令下,立即来了两名警察,将院长给扣押住了。

    院长懵逼了,此刻终于反应过来,不过他猜错了,“你是高夫找来的人?”

    高夫叮嘱,“把人给我扣押起来,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在我们的手上。”

    男人虎躯一震,直觉告诉自己,事情不简单,“是!”

    院长低吼,“你们不能这样做,不能!”

    男人冷哼一声却说,“我们有权利扣押你。”

    说着,院长就秘密带走了,而他的保险箱还留着。

    沉小默轻轻松松就打开了保险箱,将里面合作人的名单拿给两位看。

    又给他们讲UY-22型号的硅胶,市面上不是这个价格,按照重量算,不对。

    “既然不是硅胶,那或许就是别的东西。”沉小默说,“这就要你们去查了。”

    不是硅胶,真正的东西是什么,大家心里也都猜到了。

    接下来的事就是交给高夫他们了,而她也不方便参与其中。

    沉小默的照片传给了冷暄,冷暄整理一番拿着它们去找岳澜。

    岳澜表面上稳得住,实际上内心慌得一批,一个小

    时抽了五根烟。

    咔嚓。

    门开,吓得出神的岳澜身体一哆嗦,目光锁定到冷暄手中的资料袋上。

    冷暄一次将要院长保险箱里的东西拿出来给她,还诈她,“院长那边也承认了自己的罪行,比如这硅胶,根本就不是硅胶。”

    岳澜不敢相信,觉得冷暄手中的资料是假的。

    别的她不敢确定,可是自己那张跟院长的合作单,上面还有自己的签名。

    这个可是认的一清二处。

    岳澜还想狡辩,“你们随便弄这个东西来,就说是我的锅?这个锅我可不背。”

    冷暄语气一冷,“狡辩也没有用,我们找技术人员

    对比了签名,是你的字迹没错,还有银行卡,也是你的。同时,我们调取了你去银行的记录,都是你。你还想狡辩?”

    岳澜深吸口气,“我还是不承认。”

    冷暄也不意外,“证据确凿,不需要你承认,只是现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自己斟酌吧。”

    说完,冷暄起身离开。

    不一会,她的姐夫李东海进来。

    岳澜仿佛看到了救星那般,人猛然站起来,“姐夫,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啊!”

    李东海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仿佛在看一个怪物,“岳澜,是不是你做的?”

    岳澜愣了一下,估计现在还是有所顾虑吧。

    最后,她摇头,“不,不是我做的…”

    李东海知道她说谎,看着昔日还算乖巧的小姨子,没想到最后走上了犯罪这条路。

    李东海当下就后悔莫及,“怪我,怪我没有照看好你,辜负你姐姐对我的重托…”

    以后,他如何面对自己的妻子?

    如果面自己的岳父岳母?

    岳澜咬牙,“姐夫…救我出去…”

    李东海看着她,哀求说,“岳澜,不要再执迷不悟了,是你做的就坦白吧,我会向上面提出,从轻发落。”

    岳澜急的不行,现在如果开口,那不就是什么都承认了吗?

    最后的一些理智告诉她,不能这样做。

    “你还在想什么?如今证据确凿,那边也只等审判了。那院长已经把什么都交代清楚了,你这边还会远吗?”

    “没有完美的犯罪,你做的这些早就留下痕迹,现在也只是给你一个机会。”

    “岳澜,不要执迷不悟了,事情成定局,你就老实交代了吧。”

    李东海苦苦哀求,岳澜捂着头,“不要说,没到最后一刻,我是不会说的。”

    李东海气的不行,当场就给了岳澜一巴掌,愤怒低吼,“这已经到了最后一刻,如果不是我央求,你能得到这个机会?”

    岳澜被这一巴掌打懵了,怔怔的看着姐夫,眼泪唰唰留下。

    李东海抿嘴,“说吧,事已至此,你还硬挺到什么时候?”

    岳澜咬牙,“姐,姐夫,可以给我一根烟吗?”

    李东海从包里拿出烟盒。

    岳澜苦笑一声,“姐姐不是让你戒烟吗?”

    李东海抿嘴,“戒不掉。”

    岳澜哆哆嗦嗦抽烟,吞云吐雾之间,一时间不知道从而说起。

    李东海打开本子,一边写一边问,“你什么时候开始的?”

    岳澜抽着烟,“我想想…时间太长了,都记不起来了…”

    李东海看着她,万分不解。

    岳澜啊了一声,“估计是毕业之后,我去旅游了,

    沾染上了这种东西吧。所以我见钱眼开…走了邪路。”

    李东海低低说,“如果,你早点告诉我,或许还有收手的可能。”

    岳澜笑了一声,“是啊,可惜那个时候姐姐病重,家里需要一大笔钱,你们的注意力都在姐姐身上,对我自然不会那么关注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