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卡夜阁小说阅读网> 玄幻小说> 玄天大帝> 第四百四十六章 监院亲临

第四百四十六章 监院亲临

    监院亲临

    至于,师父在信中所说的情况,他是清楚的。

    师父在帮助自己化育赤色火焰的三天之中,将源源不断的水属性灵气输入自己体内,用来牵引赤色火焰流注通行并且压制其灼热,一直在就没有停过,这种消耗极为巨大。因此师父说他需要找一个水运灵秀之地补充水属性灵气,应该不会是托辞。

    但师父为什么不跟自己明说,非要偷偷地离去呢?

    不过,石劲转念一想,又有些自嘲地笑了。

    或许师父太了解自己的秉性了,师父一定知道自己太想为他做些什么了,若是直言,自己无论如何一定会跟着他一起去。

    师父定然是不想带自己一起去,才用了这种不告而

    别的方式。

    唉!为了自己,师父不禁是殚精竭虑,所作出的牺牲也太多太大了。

    想当初师父在青云镇之中十多年来被人奉若神明,生活地潇洒惬意,自从收自己为徒之后,不是奔波劳碌,就是耗尽心神。

    难道自己真是不祥之人,总会带给身边的人苦厄和不幸?

    想着想着,石劲的心情渐渐有些沉重了起来。

    这个问题如果明着问,师父一定不会告诉自己。

    看来,只有尽快筑基,然后向师父学习了卜算之术,自己来揭晓谜底了。

    石劲将书信叠好重新放回案几之上,按照师父的吩咐,将房内还插在石板上的那根青色木头拔了下来,

    试着往储物宝袋内存放。

    青色木头虽然入手极沉,与建木也相差无几,但毕竟不是建木,轻松地便被塞入储物宝袋之内。

    接着,他将石板提出,将师父房内又做了一番清扫,这才掩上门,从师父屋内走了出来。

    石劲站在院内,此时既不能修炼,师父又不在,无人可以请教,一时间他有些百无聊赖。

    想到师父告诫自己可以服用一些苦心藤修复经脉,因此他将手探入怀中,拎出了一根苦心藤放在口里,慢慢咀嚼。

    这苦心藤还是师父在青云镇之外,花了一日一夜,来回奔波三百余里给他采摘而来,用来修复他当时自行修练《雷术初解》时,对经脉所造成的创伤,不过,后来由于有效果更好的玄池灵花花萼替代,苦心藤

    便没怎么使用,一直放在储物宝袋之中,已经有了四五个月之久。

    但时隔虽久,苦心藤的味道依然没什么变化,还是苦得能让人让舌头都变得麻木。

    苦心藤虽然有修复经脉的功效,但效果低微,倘若有三条经脉同时受损,便无能为力。好在,他的经脉只是受到一些灼伤,还远远达不到受损的程度。

    师父告诫他,半个月的时间里,不宜急修猛炼,这半个月的时间能做些什么呢?

    像师父说得那样,熟悉一下九观夺珠大赛的相关事宜是不错,他的确有为祁山御天观不被除名,尽上一份自己心力的想法。

    但现在他只是门内的二等精英弟子,还不具备代表祁山御天观出赛的资格,没有祁戍峰的主动邀约,他

    总不好厚着脸皮去毛遂自荐,何况他对九观夺珠大赛的具体情况了解不多,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保证在这次九观夺珠大赛中一定能取得骄人的名次。

    或者去找余知事问问?

    “笃笃笃......”

    他正想地出神,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

    石劲不禁大感奇怪,师父刚刚离开,外面的肯定不会是师父,吕燕自己就有钥匙,进院子从来不需要敲门,如果是访客,吕燕自然会进来通禀,也不需要敲门。

    那这外面的到底是谁?

    他带着疑虑走上前去,打开院门后,不由得一愣。

    门外站在两人,一男一女。

    女的正是那位侍奉他们院子的雀斑姑娘,吕燕。

    吕燕束手而立,面红耳赤,神态极是拘谨。

    在她旁边,正对大门的是一位老者,年约六旬开外,皓发如银,满脸的皱纹,并且在嘴角的左侧下方有一颗明显的黑痣。

    这个人太令石劲感到意外了。

    原来是汲监院。

    汲监院他并不算陌生,入门的时候,以及去祁戍峰领月例的时候,见过几次。

    而且上次淮献公主在打他主意的那一日,师父以一敌二,跟淮献公主的两名扈从交手了一番。事后师父曾跟他分析过,他们也并不是没有帮手,祁山御天观也安排了门中的高手暗中保护着他,那名暗中保护的高手很有可能就是汲监院。

    但是石劲从来没有想过汲监院会光明正大地亲自上

    门造访,他愣怔了一瞬间,这才躬身道:“祁台峰弟子石劲见过监院大人。”

    “石小友,哪有隔着门槛见礼的道理,难道你是不太愿意老夫前来叨扰不成?”

    汲监院笑眯眯地道。

    石劲脸上一红,连忙将他延请入院中坐下。

    吕燕走上前来,惶急地小声向石劲解释,是监院大人不让她通禀,并不是她不想通禀。

    石劲摆摆手让她不要放在心上,随后,他走入院内,将院门轻轻掩上。

    接着,他走到汲监院跟前,再次躬身向汲监院行了一礼,朗声道:“不知监院大人亲自莅临,小子有失远迎,还请大人恕罪。”

    “石小子,莫玩那些虚的,咱祁山御天观又不是官

    场,哪来那么多罪不罪的?来吧,坐下说话。”

    汲监院随口应道。

    他身着破旧的布衣,坐在石墩上摇着头,晃着脚,并无丝毫拿捏架子之态。

    石劲不由得对汲监院好感大增,他从餐室拿了两杯茶水,奉在桌上,这才在汲监院下首的石墩上坐定。

    汲监院并不见外,端起茶杯“渍渍”地嘬了两口,只顾打量院内的风景,并未开口说话。

    石劲明白,汲监院这是想让他自己主动发问。

    他确实对汲监院的来意有些好奇,对于先开口道:“汲监院亲自莅临,不知有何指教啊?”

    “石小子,你来祁山御天观有不少日子了吧?”

    汲监院搓着下巴道。

    “回大人的话,不算长,大约有两个多月了。”

    “两个多月,我的个乖乖嘞......”

    汲监院上下打量了石劲一眼,突然打了个哆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