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卡夜阁小说阅读网> 都市小说> 千金重生:心机总裁套路深> 第1599章 一颗心的彻底沦陷(1)

第1599章 一颗心的彻底沦陷(1)

    .,

    许星梨照着他指的方向走过去,将药和水果都搁到中央的大理石餐桌面上,正要去倒水,就听到身后的脚步声。

    她转眸,只见牧景洛双手插在裤袋里,斜斜地靠在门框上看着她,唇角一直勾着弧度。

    “不是让你去床上躺着?”

    她不解地看向他。

    “想多看看你。”

    牧景洛笑着道。

    “……”

    有什么好看的,她今天又没戴口罩。

    许星梨想到樊泽讲的话,不禁问道,“你是不是还没吃东西?”

    牧景洛摇头,“没吃。”

    “那要垫点吃的才好吃药。”

    许星梨说着走向冰箱,伸手打开,里边干净得连点菜叶都看不到,这人要个厨房有什么用?

    “我平时都是和朋友吃外卖。”牧景洛看着她的背影道,“别操心了,空腹吃药最多有点胃疼,没什么大不了。”

    许星梨没听他的话,将冰箱上上下下开了一遍,道,“你等我下,我给你做个蒸蛋糕。”

    说着,她从冰箱里取出两个鸡蛋,又拎出一袋面粉,面粉上写着大大的“赠品”两个字,应该是买什么东西赠的随手扔在这里。

    她看了下日期,还没过期。

    “你还会做蛋糕?”

    牧景洛有些惊喜地看向她。

    “嗯。”

    许星梨点头,将面粉鸡蛋放到桌上,又将碗和筷子找出来,“有酸奶么?”

    “好像有,我去拿。”

    许星梨站在桌前,把材料都准备好后,开始往碗里敲鸡蛋,放入面粉,用筷子快速地打起来。

    一瓶打开的酸奶被搁到桌上。

    牧景洛在她对面坐下来,一手撑着头专注地凝视着她。

    许星梨被看得不自在,只能当作没看到,垂着眼往碗里倒入酸奶,挤入几滴柠檬汁,然后继续搅拌,动作熟练。

    牧景洛看着看着,笑容忽然凝在嘴角,“你跟你爷爷奶奶住,他们年纪大了,所以你经常要做家务,包括做菜?”

    她这个年纪的女生哪个不是被宠得十指不沾阳春水,她居然做事做得这么熟练。

    “……”

    闻言,许星梨手上的动作僵了下,抬眸看他一眼,没有说话继续搅拌。

    她的沉默成了他眼中的默认。

    牧景洛有些心疼地道,“以后我学做菜给你吃,你就不用自己做了。”

    “……”

    许星梨手上的动作再次一顿。“你别看我冰箱里什么都没有,我只是一个人不喜欢做菜,我在国外吃不到国内美食的时候,也会照着网上的攻略做一下。”牧景洛径自说着,声音有些哑,“我多练练的话

    ,肯定能做出一桌菜来。”

    “……”

    “等我这次病好,你就天天过来吃怎么样?我一定伺候得你满意。”牧景洛对自己未来的大厨生涯跃跃欲试。

    “牧家的大少爷伺候我?”

    这话听起来像天方夜谭。

    “大少爷怎么了,我是世界首富我也愿意伺候你。”

    牧景洛想都不想地道。

    “……”

    许星梨接不了话,把碗中的蛋糕液体搅拌均匀以后覆上保鲜膜,然后洗锅放入蒸起来。

    火一开,她就被人从后抱住。

    她的心口狠狠一颤。

    牧景洛双手圈着她瘦弱的身体,下巴抵在她的肩上,随口问道,“要蒸多久?”

    他温热的呼吸掠过她的肌肤,许星梨不自在地抿了抿唇,“十几分钟就好,要不你先床上躺着?”

    “不用,我在这陪着你。”

    牧景洛道,将她圈得更紧了些。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病,他的声音特别的哑,又压着一抹暧昧,掠过她的耳边跟故意招惹似的。

    许星梨挣扎了下,“别靠我这么近。”

    “怕我传染?”

    牧景洛有些受伤。

    “嗯。”

    许星梨胡乱应着,挣开他的怀抱,牧景洛一把又将她拉回来,迫使她面对面地看着自己。对上他深得像要吞人似的眼,许星梨心下一颤,双手挡在他的胸前,正要推开,牧景洛低下头来凝视着她,满眼的坏笑,“我怎么那么不愿意看你避着我呢?那就一起生病

    好了。”

    话落,牧景洛使坏地吻上她的脸,蜻蜓点水般的,一下一下落在她的耳畔、眉梢……

    所到之处无不是软的。

    其实只想逗逗她,可有些东西是禁不起撩拨的,这一吻下去,她还没怎么样,牧景洛反而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呼吸逐渐沉重起来。

    他深深地看着她,双手捧上她的脸。

    许星梨也不大好受,抵在他胸前的手蜷起来,想推,牧景洛已经吻上她的唇,轻轻地辗转,再一点点试探着深入。

    他温柔吻她的时候,许星梨总有种自己被膜拜的错觉。

    这样的错觉让她无法控制地迷失自我……

    他舌尖温和抵进的一瞬,她的脑袋一片空白,原来抵在他胸膛慢慢变成圈住他的脖颈。

    牧景洛搂着她,让她后腰抵在流理台上,越吻越深。

    许星梨不住地往后倒去,他一手按在流理台,也跟着压下来,温热的唇一路游移到她的颈上,停留在她的衣领边缘……

    “星梨……”

    他声音喑哑地唤着她的名字,修手的手指慢慢摸向她上衣下摆。

    “哐哐哐”的敲门声猛然响起,打断一室的暧昧。

    开着火的锅子正往外冒热气。

    牧景洛的动作一顿,深色的眸底清醒了几分,拉着她站直,看着她黑白分明的眼,他顿时有些尴尬,道,“那个……应该也没那么容易传染,你不用怕。”

    他其实没有想那么快,显得他多急色似的。

    形象全无。

    “你不去开门?”

    许星梨一派淡定地问,身侧的手却紧紧绞着衣服。

    长这么大,她终于知道什么叫心跳如雷。

    这敲门声要不来,她不知道她能不能抵挡得住……

    “哦,哦。”

    牧景洛点头,装作语气平常,“应该是我朋友过来了,只有他是这么个敲门法。”

    说完,牧景洛转身走出小厨房,走到门口,他忍不住又回头看她一眼。

    只见她还是站在那里,平时连表情都懒得有的一张脸此刻红扑扑的,添了不少生气灵动,连那双冰冷的眼睛都变成了小鹿一般惹人怜爱,牧景洛顿时又有些懊恼。

    就差一点……这个樊泽,点掐得可真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