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卡夜阁小说阅读网> 都市小说> 捡漏> 3603 八千亿!?

3603 八千亿!?

    .,

    她跟随她家人来雾都的时候不过十几岁,在这里生活到她死的时候都是孑然一身,也没人知道她到底是多大的年纪。

    周安洁非常低调,生活在西郊社区几十年几乎没有朋友。尤其是她到了晚年过后,几乎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一个神州裔女子,却是在她去世后的第十五个年头,成为了轰动整个日不落和整个世界的风云人物。

    在她的家里,出来了一批举世震撼的惊世绝宝。

    其中一件,就是全世界仅存三只的乾隆御制珐琅彩杏林春燕图碗。早在十五年前,这个碗就拍了一亿半香江币。

    那是什么概念?想想都令人恐怖。

    事情一经曝光,日不落各个拍卖行包括佳士得苏富比大维德各路人马一拥而上,将周安洁的别墅包围得水泄不通。

    经过周安洁侄子的同意过后,各路人马获准进入参观。一看之下,所有人都惊得来目瞪狗呆。

    这整个上下三层包括地下室四层,摆满了不计其数的神州珍宝。从史前文化到晚清民国,时代跨越一万年。

    而他的种类更是叫人魂不附体!

    仰韶文化的玉器,商周时代的铜器,春秋战国时期的青铜器和各种玉器……

    从汉朝到魏晋再到南北朝,一直到唐宋元明清……

    玉石、玉器、字画、青铜、瓷器、佛像、家具、书籍、陶器、甲骨要什么有什么。

    但凡神州历朝历代有的这里全部都能找到,神州没有发现过的,这里同样存在。

    若不是亲眼见到,绝对没有人会相信,这个世界上会存在这么一处集萃了神州所有时代所有文明的惊世宝库。

    随行来的众多专家鉴定师们完全走不动路,无数人抱着那些瓷器铜器欣喜若狂近乎癫狂。

    周安洁的侄子又把一帮人马带到了地下室。

    这一下,各大拍卖行的顶级大师们又被刺激到了。

    在这曾经的防空洞中,还摆着密密麻麻堆叠在一起完全没有动过一下的无数件器物。

    初略清点下来,这栋公寓内的神州国宝总数高达十数万件。

    十数万件是个什么样的概念?

    等同于故博藏品的十分之一,等同于宝岛一分院的五分之一。相当于半个国家博物院。

    这个数量直接秒了那些个省一级的博物馆两条街的距离。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些东西价值之高、存量之丰富,比起国内省一级博物馆只高不低。

    在看过这些惊世绝宝、绝世重宝后,几个大拍卖行联合几十个专家鉴定师给出了一个最保守的估价。

    四百亿镑!

    本世纪初期的四百亿镑相当于四千多亿神州币。

    那时候神州古董古玩正在迅猛上升势头,清三代随便一件官窑都是上千万。明代瓷器闭着眼睛都是大几百万。一个犀角杯就是中百数。哪怕是最差的高古玉都在小百万数。

    这还是最保守的估计,如果按照现在的行情市价来算,这批宝藏翻一倍,也就是达到了八千多亿神州币。

    用富可敌国来形容,都没有任何问题。

    这批珍宝的新主人是周安洁的亲侄子,叫做周以末。他们家是名门之后。他的姨妈周安洁一生未嫁,据说目的就是为了保住家族的遗产。

    惊世宝藏曝光出来,但消息却是在第一时间被压住,后续事件发展不再对外披露,也就没了下文。

    久而久之,这件事也就逐渐被人淡忘。

    周以末在继承这批富可敌国的遗产后,也是不忘初心慷慨大方将价值八亿的古董文史无私捐给国内各个博物馆院和史料馆。

    太阳报上的报道很详细细致,仿佛作者就是亲历参与者之一。文里面还着重描述了这些珍宝的种类和周以末的心路历程。

    其中还有几幅配图着实令人震惊。

    几个直径宽达一米的釉里红大盘子颇为引人注目。而且报纸上还标注着,宣德釉里红大盘。

    默不吱声看完太阳报报道,金锋第一句话就是冷冷的打击和讽刺:“培根爵士,你认为这世界上有一米宽的宣德盘子?”

    “当我是国宝帮吗?”

    培根似乎早就料到金锋会这么说,转手又抽出一叠报纸递给金锋。

    这份报纸是卫报,可比太阳报靠谱得多。报纸上在同一天也报道了这一条震惊世界的消息。

    卫报的报告内容和太阳报差不多。虽然很多地方都是照搬了太阳报的内容,但在最后他还采访了当时在场的鉴定师。

    就在金锋阅读卫报的时候,培根又把另外一份泰晤士报准备好,双手递给金锋。

    除去这些报纸之外,培根还把一本又一本的杂志和画册拿出来摆在金锋触手可及的地方。

    杂志和报纸一样,文字写出来的东西看看就好。倒是那些画册让金锋大饱眼福。

    画册是佳士得、苏富比和大维德、韦尔斯几个大拍卖会行拍卖的展品图录。

    日不落的拍卖有着相当悠久的历史和传统,更有着最成熟的体系。他们为了保证每一场拍卖的成功,在很早之前就会做准备。

    一件拍品会拍到多少,会有那些人参加出席,有多少是要通过电话竞拍的等等种种,他们都会估算清楚。

    在各个拍卖行,尤其是苏富比和佳士得这两个百年老字号,在他们的地下秘库里,有一间是专门用来存放成交记录的档案。

    这一百多年来他们拍出去的每一件物品都能找到原始记录。

    拍卖图册无非就是一个广告效应,让更多的人看见和欣赏。有的图册还成为了各个拍卖行的生财之道。

    成本价不过一二百块的图册,转到玩家藏家手里,就是好几千。

    这些拍卖图册让金锋有些意动,逐一翻完之后又复冷冷说道:“这些,都是周安洁女士的藏品吗?”

    培根举起右手肃声说道:“我敢用摁着圣经,以上帝的名义发誓。”

    “如果我的假话,叫我永远无法升入天堂。”

    这个誓言倒是足够的重了。

    当年在第一帝国,有个二逼传记记者纠缠了一个人几十年功夫。见面就指着唯一健在登陆过月球的奥尔德林,你敢对着圣经发誓,你是否真的上过月球。

    招来的,却是那奥尔德林的一顿暴打。

    金锋对这话不置可否,翘着二郎腿曼声说道:“没有其他证据了吗?”

    培根肃穆的脸重重点头,慎重其事的看了看周围,慢慢从包里掏出一张照片递了过去。

    “这是我花大价钱买的。也是唯一一张流出来的照片。”

    “这么多年,你是第一个见到他的人。”

    照片是在周安洁的地下防空洞里拍的,内容除了不少的瓷器铜器之外,还有天量的佛像。

    不得不说,培根为了坑金锋,可谓是把戏做到了极致。这张合成的照片做得几乎以假乱真。

    这时候的金锋有些上路的样子,足足沉寂了半分钟,又当着培根的面打了几个电话出去。

    虽然培根和温蒂都不懂神州文,但是他们却是听见了周安洁和周以末的名字。料想金锋也在通过自家的渠道证实这个消息。

    到了这时候,培根却是不慌了。

    周以末的名字在外国人眼里默默无闻,但在神州圈子里,可是大名鼎鼎。

    他捐了价值八亿的文物给祖国,被誉为神州骄傲。在五色羊城,他还有一座私人博物馆。同样赫赫有名。

    培根笃定自若的端着茶杯喝着那永远都喝不够的红茶,余光偷偷扫描金锋的神色,心底露出一抹兴奋的担忧。

    如果这个坑能让金锋跳下去,那这辈子都够用了。

    在煎熬痛苦度日如年的等待之后,金锋的电话响起。

    提听电话足足过了一分多钟,金锋放下电话,偏头过来轻狰狞一笑。

    “你确定那里面还有东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